品秀工作室

《东方快车谋杀案》谁是真凶?

在这个大片当道,细片让路的圣诞档,今天才谈这部片可能很怪。《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在港上演接近一个月,口碑不俗,算是雅俗共赏。本栏是有择优而谈、少讲平凡大片的取向,不介绍才不合理。有不少香港观众是为了尊尼特普(Johnny Depp)入场,笔者绝不是看低他们,只不过是家家有求。

笔者首先是冲着自导自演的坚尼夫斑纳(Kenneth Branagh)而来,三十年前的他是英国莎剧的希望,更有望延续罗兰士奥利花(Laurence Olivier)把一部接一部的莎剧拍成电影的佳话。但现在你看他连克莉斯蒂(Agatha Christie)的推理小说都要去拍……还要亲自饰演神探柏洛(Poirot )?他很等钱用?

另一些心理矛盾,因为小时候看过小说,的确被案件谜底吓了一跳,明知谜底入场又会有几多乐趣?上一段可见,克莉斯蒂是通俗小说女王,正所谓「难登大雅之堂」,但真是看过的话,就知道这样贬低她是很愚蠢。于是笔者即使没有成为她的书迷,但她肯定是一种「罪咎乐趣」。如果打开电视有得看改编剧集,也会乐意看完。David Suchet饰演柏洛,掀起二十年的热潮,笔者也看得津津有味。

先为未看过原著或其他改编版本的读者稍为补充剧情:上世纪三十年代,柏洛在中东破案后,打算悠闲地启程回到英国。岂料英国有案件要他赶回去查,他才在伊斯坦布尔匆匆登上东方快车。头等车厢有各国乘客,包括有点邪派的美国商人Ratchett(尊尼特普饰)。他向柏洛声称自己可能被人杀害,出巨款要柏洛保护他。柏洛拒绝,而Ratchett当晚在自己的睡厢被杀。火车在南斯拉夫境内因大雪困在荒山野岭,同时把凶手困在车上,凶手一定还在头等车厢之内。

星光熠熠凶案现场

很多评论都是举出一九七四年由薛尼卢密(Sidney Lumet)导演的电影版和这个全新版本比较。当然每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喜好或原因,但以戏论戏之余,都不应该太斩钉截铁说新不如旧,因为你再搬出一百个理由证明一九七四年版较好,但都不能否认,绝对没可能把一部一九七四年的电影当成全新电影来上映,而又期望可以收到「正常」的新片票房。事实证明,新版的全球票房颇为亮丽,足见这个经典故事一来会有很多人没看过,二来亦可能有一定观众不介意再看。

表明了基本态度,笔者就平心去谈对全新版本的喜恶。今次的选角肯定有重复四十年前星光熠熠的意图, 例如以彭妮露古丝(Penelope Cruz) 对照旧版的英格烈褒曼(Ingrid Bergman),管家一角新版是Derek Jacobi, 对应旧版的John Gielgud,两者都是重要的莎剧演员。最绝的应该是米雪菲花(Michelle Pfeiffer ),她演得出旧版罗兰比歌(Lauren Bacall )的八婆特质,乍看现在的米雪菲花有几分似麦当娜(Madonna)呢。尊尼特普比旧版的Richard Widmark更「当时」得令,而戏分本来很少的Adrenyi伯爵,这次由Sergei Polunin饰演,此君当年是百年不遇的芭蕾舞奇才,可惜走上自毁之路,最后凭一条YouTube短片成为网上巨星,新版有让他一展身手的机会。

最令笔者不满之处,是新版太过「稳」。节奏太过平均,太重视有条不紊铺排剧情,却欠缺紧张,其实是没有那种没有几多紧张事,又要扮到很紧张的刺激。克莉斯蒂小说典型的碰钉、歧路,然后恍然大悟(虽然暂时只得神探知道)这些牵动观众/读者的手段,在本片比较薄弱。

神探三种演绎

David Suchet的柏洛系列,最初是每集五十分钟,通常是从短篇改编。后期的时间加倍,多数从长篇改编,已等于一部电影的长度。Suchet等到颇迟才拍《东方快车谋杀案》,所以论者如果只懂比较一九七四年及二○一七年的版本,显然没有留意到Suchet的存在了。

笔者觉得最值得比较的地方,其实不是凶案的细节,甚至可以说,任何改编者想下个人笔触的话,就只需在柏洛身上动脑筋:不只是柏洛有什么性格或小动作,而是这宗案对他的价值观有什么冲击。观众一定要从开场便要专心留意,因为「手脚」就是落在开场,一早便会铺出「这个」柏洛的性格。

一九七四年版的柏洛由阿尔拔芬尼(Albert Finney)饰演,他对柏洛的丑化最为强烈,虽只限于他的怪癖及造型,但看来却很「老鼠」,不过就「冲击」这一点,这个版本的柏洛却又较弱,即是他的道德挣扎非常轻微,而且查案的智力挑战对他来说应是最为重要。Suchet版的宗教味道及道德/哲学挣扎非常强烈,整个查案过程和道德、「天有无眼」有很大关系,Suchet 的柏洛要担心他查案的后果,还煞有介事的感谢主,他是天主教徒。

至于坚尼夫斑纳,除了胡须、面容及身形都是正常不过,和典型柏洛的「企鹅」感觉大为不同,甚至是惹人好感。开头所铺排的,就是柏洛对「平衡」的执着,这个也会是柏洛最后的借口,不过笔者觉得比较勉强。然而,带着莎剧的目光去看,斑纳的柏洛确实有悲剧英雄的感觉,有很强的正义感,但这种正义感会在这宗案被严重冲击,而结尾显然有苦涩之味,并不是圆满解决,皆大欢喜。电影作为烧大钱、赚巨款的生意,吸引大众的是剧情,含蓄细微的分别,就留给影评人或狂迷去探讨吧。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