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为香港补白

由李翰祥的《倩女幽魂》(1960),以至程小东的《倩女幽魂》(1987),再到今天叶伟信把《倩女幽魂》翻拍,前前后后已是半个世纪——还未计胡金铨以类近荒山女鬼的想像,在1979年拍下不得不删剪的三个多小时《山中传奇》。可以说,羞怯有礼的书生人物,碰上楚楚动人的女鬼,以至及后因大动真情,女鬼不求加害书生,反而舍身相救等戏码,都是描写戏剧冲突的最佳示范;甚至乎,由南来影人,以至本地中坚的一拍再拍,俨然就是同类故事的转化象征﹐教人看到香港电影的蔚为奇观。

叶伟信的《倩女幽魂》,最明显的改动,是古天乐所饰的燕赤霞,完完全全已再非蒲松龄在四百多年前所撰《聂小倩》的寥寥数笔,而是有血有肉,因爱成痴的猎妖师(敎人联想到2004年荷里活电影《Van Helsing》的Hugh Jackman),如何在护山的借口下,守候小倩不被灭绝。因为旧作,新版剧情本就在可预计的范围内开展,但却正因小倩的狐狸精设计,把《聂小倩》以至《倩女幽魂》(1987)累积而来的女鬼刻划,扭转过来— —此举必会被想作迎合内地,那无鬼可谈的电影审查文化;不过这反而可加延伸,让人想及《倩女幽魂》此际再现的时代意义。

香港电影,如姥姥再生?

这份时代意义,首当其冲见诸电影工业及制作转型,由李翰祥时代的片厂式邵氏出品,及至程小东在徐克电影工作室的山寨式本地制作,一直至今已见香港电影即如未晚黄昏,都要依靠内地市场的合拍发展,正是《倩女幽魂》在当下再见天日的必然面向,同时亦如体现香港电影兴衰。可以说,《倩女幽魂》的树妖姥姥,要依靠小倩杀人而吸收阳气,当中的转化与异变,其实都像香港电影的转世再生;分别只在,姥姥每次再生,都在增强法力,可香港电影或却成了被吸收的对象,借力重生。

这就解释了,为何聂小倩会在新版的《倩女幽魂》里成了狐狸,却不作昔日女鬼呈现;因为当下香港电影之被吸收,都由内地市场主导,令港片鬼魂仍难「超生」 ,致令由乐蒂与王祖贤一路走来的小倩身影,都难由香港女演员盛载——虽然乐蒂原借上海,王祖贤亦来自台北,可都远不及新版的刘亦菲,被想像成内地(女)演员再一次向香港电影抢滩成功。网上不少言论说,今日的小倩已不及昔日的气质;可换个角度看,香港更难找到如昔日的乐蒂与王祖贤一般的演员,前者在廿二岁,后者二十岁便已扮演小倩。刘亦菲年有廿四,但要在香港寻得相近资历演员,与「内地小龙女」较劲,可谓更难;这对香港电影而言,纵不算悲,更不是喜!

香港,如黑山村?

回到电影本身,看看那是一个怎么样的聊斋异境,装载出不一样的小倩。当然,《聂小倩》要说的,无论是1959年的金华寺或1987年的兰若寺,皆为寺庙故事,以见人妖之间的有情与无情;问题却是,电影更要呈现书生宁采臣路过郭北县所看到的奇风异彩,亦正因为地方的设计,就如燕赤霞一角般皆有补白空间,个中的不同,就是时代产物。

在李翰祥的《倩女幽魂》里,书生赵雷所路经的小镇,其实乃电影陪衬,只是过场景点。可是来到了程小东的《倩女幽魂》,却把这个小镇设计成徐克向以关心的(香港)末世隐喻,甫开场就有无数彪形大汉为求赏金,而胡乱追捕通缉犯;及至电影来到中段,宁采臣张国荣报官的一节,竟见苟且贪官为求安逸,公义难存。这个被主角书生途经的小城,在五十年前的作品里,就像其时香港的未有成形(不过李翰祥倒有以对话间的清兵入关,隐喻中台关系),可都在三十年后越见本土社会,满载前途未卜的含沙射影,教张国荣所饰的书生身无分文,难以投宿客栈——客栈也曾是香港隐喻——唯有别过小镇,远赴破寺。

终于,那个如末世的小镇,在叶伟信的《倩女幽魂》里得以重生,却像是民不聊生的缺水地黑山村——「水」在广东话也被指向「金钱」,以至宁采臣余少群今趟不再以书生背景出现,却是朝廷所派而来,打救水荒;这或又是一次内地向香港招手的指涉,由本土钟爱的「哥哥」,变成为黎明演少年梅兰芳,却过之而无不及的内地演员余少群!这个宁采臣,向缺水小镇望闻问切,然后就赴北远去兰若寺——同行还带了几个死囚,就像向北方寻路而义无反顾的身先士卒?终于,水源寻来,却令一众村民喝得中邪生病;小镇有病,但并非顽疾,或者都像香港电影的苟延残喘,等待清泉。

合拍电影,就是燕赤霞?

由此观之,古天乐所饰的燕赤霞,事实尤其重要,因为那除却可见叶伟信精心为人物另行诠释之外,更为五十年来的《倩女幽魂》留下注脚——那是配角变为主角,大动真情的舍身拼博,救活了宁采臣,最终亦与小倩双双「身亡」!更甚者,是他先与小倩情投意合,却因明白人妖殊途,唯有以法叫小倩失忆——「失忆」本就是香港电影近十数年的命题,以隐喻香港回归前的惶惶历史苍白感——最后隐身山林,与姥姥敌对,同时保护失忆情人。

是故古天乐的情深燕赤霞,就像最终的香港电影原动力,面对合拍,可得像渗入以内地市场为本的《倩女幽魂》,令电影满有香港余温,也使到内地电影满载港式娱乐——古天乐在《黑社会2以和为贵》及轮胎广吿的普通话演出,就见其港味十足的明星特质——教「配角」化成「主角」!当然未有提及的,是惠英红所饰的姥姥,以及樊少皇所饰的夏雪风雷,都成了燕赤霞一邪一正的阻力,亦同时令他的角色得以更立体地呈现,尽见他面对姥姥,因为小倩同为妖精的内心矛盾,却同时与猎妖修行同道人背道而驰。

惠英红与樊少皇旳妖艳与刚烈,正好成了对照,亦为当下的《倩女幽魂》另辟象征——香港电影,虽云合拍主导,可曾几奇诡与阳刚的港式娱乐光芒,都可在内地电影与市场内寻幽探秘;空间或广或狭,可都像那个为情牺牲的燕赤霞,原来仍可被补白,再生。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