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人妖之间,人伦之间,纯情男女之间,兄弟之间,妖魔之间错综复杂的情仇、诱惑、陷害、抗争和生死大战徐徐拉开

美国材料 中国颜色味道熏周迅
据吴宝玲介绍,新版《画皮》中的皮是用特殊材质制作的,质地很薄,面部表情还可以通过皮清晰的表现出来,皮的原材料是专程从美国采购的,再交香港的特技团队制作而成。同时材料在运输和制作全程中都必须保持在气温摄氏15度左右,否则材料即会变硬变色,这也就意味着前功尽弃。
除了材料在运输过程中的小心谨慎外,给这张来自美国的皮配色也是个难题:东方人皮肤的底色是比较复杂的,灯光不一样,拍摄出来的效果也会不一样,因为这张“画”皮是胶,皮下没有血管,就会呈现出白色,其实它里面有很多颜色,红,黄,绿三种颜色都有,看起来白的皮肤里面其实不一定白,这样的皮肤针对外国人比较好,因为黑色素的成分比较少,黄的部分比较少一点。在给周迅化妆时,化妆师们只有依靠自己的经验完成转换。
解决了给皮的配色,原材料和胶水难闻的气味又让周迅吃了不少苦头:因为皮的气味难闻,化妆时间又很长,十一月份的南方又很冷,这也让瘦弱的周迅屡感不适,但整个拍摄过程中的周迅还是相当合作的,“因为没拍过这样的镜头,所以小周还是觉得很好玩很刺激。”吴宝玲回忆说。
粘毛是关键 一次化皮妆6小时
特技化妆师邱瑞娴介绍说,周迅身上的这张皮有三种不同的类型:一是头部的一部分皮,二是整个头部的皮,另一种是整个从头到脚的皮。前面两个部分的皮是以周迅自己为模型的,脸也还是周迅的脸,感觉起来不会有什么差别。但是刚制作出来的时候,皮上是没有毛发也没有颜色的,因此给这身皮粘上毛发成了特技化妆师每日的工作重点:头发的一部分和眉毛都是用的胎毛,是化妆组专门找人搜集了几个月大的、还没有剪过头发的婴儿的毛发;这些毛发非常细,比一般头发还细的多,化妆师要一根根粘上去的,“经常粘头发的时候,眼睛都花了,有时候夹起来再放到皮上就已经看不见了。还不能用太大力气去夹它,容易断,工作非常烦琐。”
而早在《画皮》之前,邱瑞娴就在《大话西游》里给星爷粘过胡子:“他每天都要粘,每次需要两个多小时。一共粘了两个多月,到后来都快崩溃了,但是比起《画皮》来还好,因为粘的是头发比较好把握,和胎毛还不太一样。”
巧的是,之前的邱瑞娴经常会有一些做贴皮的活儿,通常是做很多手脚的贴皮,贴完之后再退出来,《画皮》里的脱皮还是头一回碰到:和周迅身上的脱皮不一样,要把一部分脱下来,这就要求皮粘的不能太实,但是边角还不能起皱,所有都是需要很巧妙的方法来处理的:然而为了脱皮的时候方便,“皮也不能贴的太厚,感觉不像真人,做完之后还得像原来的样子。”邱瑞娴说。
不仅贴皮粘毛麻烦,因为材料虽然薄但不很透气,又都是些胶,每次试妆时周迅的皮肤都会过敏得很厉害,所以邱瑞娴特意在卸妆之后拿一些特殊的护理用品给她用,“(周迅)有时候会有很严重的过敏,但是对这样的造型,她做的很开心,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不耐烦,有时候看我们做的那么认真,还会和我们开玩笑。说我们粘毛的时候好像做手术。”邱瑞娴笑称。
做模型 周迅不提供裸体数据
基于设计须要,剧组要求要周迅提供精密的身体数据、弧度尺寸等特征数据,以便《画皮》的成品能和计算机的数码相结合,让特效成品达致完美。但周迅事忙戏多,没时间提供真人的裸体模子,而且这个《画皮》制作过程须时约三个月,因此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征求身材跟周迅相约的女孩取其数据数据以作参考,最后阶段的合成译码仍有赖计算机科技修正。
头上的皮是以周迅的原型为模型的,倒模是整个做皮过程中最费时的一项:因为模子是在银川完成,当时还在横店拍戏的周迅不得不几次飞到银川专门试模的合身与否。据邱瑞娴的介绍,穿这层模的感觉其实和女孩子做美容的面膜差不多,“不算是很麻烦的事情”。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模的头部和肩膀都必须做“面膜”,面积会比较大,再加上模的材质很凉,周迅比较怕冷,所以无论怎样感觉也都还是会不舒服。
第一次试脱皮戏,不管周迅还是邱瑞娴,谁都没什么经验去把握皮的感觉,虽然在化妆间里试得很顺利,但实拍的时候还是有一定压力的,所以第一次并没有把握好,脱皮的拍摄也就失败了。到了第二次拍的时候,邱瑞娴自己是“觉得很满意,”因为和第一次粘的位置不一样, 相应的用胶也不一样,比较适合周迅的感觉和力度,所以效果出来之后还是很不错的。
化丑不难化美难 几秒花费一百多万
在被问到《画皮》中造型的最难点时,吴宝玲的回答很出人意料,“其实越做丑的越没有难度,越接近真实或者越漂亮的反而难度越高,比如说脱皮之前和本人是一样,但是脱完之后还需要和本人一样,这是最难的,不过也因为有难度,所以才会对这个工作很感兴趣。”
但就在刚接拍《画皮》的时候,吴宝玲对这张皮还没有太多的概念,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对这张皮的设计必须与导演、摄影和灯光等各个部门进行沟通之后才能完成。”经过数次构思、画图、制作、修改和议证,导演摄像一行人才最终统一了十来套设计方案。
吴宝玲说新版《画皮》中的“皮”没有受老版的影响,只是创作源泉都来自《聊斋志异》原著中那段关于皮的描述;经过近百次反复阅读《聊斋志异·画皮》,看上去精悍的吴宝玲才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恐惧,“原文中关于皮的描述很短,‘见一狞鬼,面翠色,齿尖如锯,铺人皮于榻上,执彩笔而绘之。已而掷笔,举皮如振衣状,披于身,遂化为女子。’说句实在话这段原文很恐怖,我在看的时候,经常会觉得不寒而栗。”但是新版如何呈现原文中的恐怖场景?”经我们各部门主创研制和反复测试,认定最后的方案方案是最易为观众接受,同时又达到付合原著的效果。”吴宝玲介绍说。
除了借着这张《画皮》带给观众惊恐之外,她还希望大家在看到这张皮的时候,不论感动惊悚与否,都只是感官的外在体验:“其实这部新版《画皮》和原著同样表达了一个道理,美丽的皮可以做人性伪装的假象,在所画皮之下活生生的血肉,就好比现实世界血淋淋的事实,让一众平凡人往往在得知真相后防不胜防。”
据称,这张皮是电影《画皮》的核心道具,而周迅最终在电影中是如何脱下这层皮的,脱皮之后又将是什么样子,吴宝玲没有透露。不过据称,这张皮在电影中只出现了六秒钟,为了这六秒钟的镜头,剧组制作这张皮花费了一百多万的费用。
关于续集
因为《画皮》导演陈嘉上另起炉灶,这次的《画皮2》制片方选择了新锐导演乌尔善。
2008年,《画皮》上映,陈嘉上执导,赵薇、周迅、陈坤等主演,票房超过2亿元。影片的大获成功,令制片方颇为惊喜,并开始审慎考虑将“画皮”作为品牌来精心打造。演员方面,周迅、赵薇、陈坤等阵容基本保持不变。不过,导演方面,因为陈嘉上的缺席,凭小成本喜剧《刀见笑》初登电影银幕的乌尔善,一跃称成为《画皮2》的导演。
乌尔善告诉记者,宁夏电影集团和华谊找了很多导演后,最后才找到他,2010年4月左右,才确定由他执导《画皮2》。最初他是有顾虑的,“我觉得我是一个新导演,只拍了一部小成本喜剧,而且当时还没市场反应。我觉得,陈嘉上导演的第一部水平挺高,我的压力其实比较大。当时我建议制片方慎重决定,但他们依然非常有勇气。”顿了顿,乌尔善流露出自信,“我觉得,拍续集换一个导演,挺好。成功的电影续集,往往不是第一集的导演拍的,这是成熟的电影工业的惯例。科波拉继续执导《教父》系列,我觉得就是没钱了骗钱花;《异形》系列,四个导演,体现的是成熟制片人制度保持着一个电影的系列存在。”面对不可避免的比较,乌尔善不避讳压力,但也有所心理准备,“观众作比较,也挺好的。不同导演来拍,有比较差异,这样观众才更有乐趣。”
华谊总裁王中磊认为乌尔善强在想象力:“乌尔善是广告导演出身,所以对想象的表现力很强。他欠缺的是文学的部分,如果剧本足够强大,他会是最好的诠释者。”所以,陈国富担纲监制。乌尔善表示,自己不认为陈国富的参与,会改变“乌氏风格”,“《画皮2》整个项目的剧本和修改都是在我的意见主导下做的,所有的风格、方向都是我来决定的,电影的主题、电影的整个故事架构都是我主导的,他给予的是帮助和支持的作用。我们对电影的看法都是非常一致的,但是我在能力、经验上面有些欠缺,陈国富老师比我更有经验。”乌尔善坦言,《画皮》留了个开放式结尾,给了续集可能性,“人没死绝,故事能延续,故事本身是个循环结构”;对他个人而言,《画皮2》也能满足导演正剧的愿望,“虽然拍了《刀见笑》,但喜剧不是我的常项,我希望拍正剧;而且《刀见笑》是小成本的片子,我希望有充足资本能放开来拍部正剧。”
日前《刀见笑》上映,招来了画面太脏等恶评。作为新锐导演,乌尔善是否能汲取前车之鉴?乌尔善表示:“观众是五光十色的,我不会因此取悦任何人。过分迎合观众,是对他们不负责任。现在观众太习惯电视剧式的画面,对新鲜的东西有些不适应。我们就该多做些新东西,消解这种陌生感。相比《刀见笑》,《画皮2》的题材、风格完全不一样,演员造型、画面都会体现出相应的电影质感。”
乌尔善打造“最美丽的边关”
在电影《画皮Ⅱ》的故事设定中,边关是非常重要的场景。而对古装片中频繁出现的、用土黄色调或大漠孤烟来表现边关的手法,美术设计出身的导演乌尔善却并不感冒,“《画皮Ⅱ》表现的是一种纯粹的、面对爱情、人性善恶时鲜明的态度,所以我希望它有色彩,而且是非常醒目的那种,**特有的宝石蓝天空与全白色的建筑让我找到了这种感觉,在这种拥有人间极致盛景的地方完成拍摄,《画皮Ⅱ》的边关一定会是最美的。”
**全白色的建筑给人无比圣洁的感觉,像山峰常年的积雪一样,没什么能够比它更象征着爱情的纯洁与崇高。”导演乌尔善本人对选景**进行拍摄十分满意。而监制陈国富表示,“**部分的拍摄是电影《画皮Ⅱ》全面升级和超越前作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这场戏必定会增强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认同感。”
陈坤谦虚、杨幂灵动、冯绍峰“性感”
陈坤将在片中饰演男主角霍心,与周迅及赵薇都有不少对手戏,他也非常谦虚地提到了两位好友,并且谈到了三人在影片中角色的关系:
第2部颠覆了以前的故事,将为大家带来全新的感觉和人物关系。这次赵薇、周迅和我再次聚首来拍《画皮Ⅱ》,首先,人物关系更复杂了,说不准谁是妖,谁是人,所以表演空间也更大了。赵薇这次的角色似水,却有穿石之力量;而周迅则像冰,很锋利的感觉。特别是赵薇,《画皮Ⅱ》算是他淡出影坛两年,厚积薄发的回归之作。在和她演对手戏时,也看到她两年间积蓄的能量;周迅这两年也拍了很多的戏,我们三个合作时,那种火花好像将之前所有的能量都释放了出来。两位非常棒的女演员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也非常努力想跟上她们的脚步。”
杨幂在片中的角色叫“雀儿”,颇有让观众顾名思义的感觉。杨幂说为了饰演好“一只小鸟”,导演乌尔善不但寄了一些人模仿动物的碟片给她,还专门送了她两只鸟儿,让她能仔细揣摩角色。陈坤更是爆料,说杨幂曾经站在一根柱子上,模仿鸟儿,体验它们的生活和姿态,吃点儿虫子什么的。这次在片中,杨幂将和冯绍峰、周迅有不少对手戏。
自称“叔叔”的帅哥冯绍峰,将在片中饰演“庞郎”,职业是捉妖师。不过冯绍峰坦言,这次他在《画皮Ⅱ》中的角色,是负责“性感”的。因为比起其他人厚重的盔甲、密不透风的视效化妆,他可以说是片场穿着最清凉的,袍子都是丝质镂空,最是“性感”。另外,玩网游的他还自诩“庞郎”是组团打副本时专门负责加血的角色,充满了使命感。
此外,歌手费翔的加盟着实令人好奇,新人陈廷嘉就对他拍戏时的辛苦付出表达了敬佩和感慨,相信届时费翔的角色会是影片的一个剑走偏锋的看点。
国人团队打造第一部3D电影 豪言不输”泰坦尼克号”
据《画皮Ⅱ》制片人庞洪透露,其实早在电影启动之初,他就打起了3D的主意,因此片中很多镜头的设计都能看出明显的3D效果。导演乌尔善更是坚定地认为“像这样魔幻题材的影片特别适合3D形式”。作为该片3D视效总监的胡骁也表示,《画皮Ⅱ》虽然是第一部完全由中国团队打造的3D电影,但是他们选择的这支3D制作团队具有国际顶级制作水准,同时拥有来自美国与澳大利亚的电影特效、后期与数字程序研发的管理人员,并能够及时与国内外科研机构分享科研成果,比如大脑对3D立体影像的观影舒适度研究前沿、数码图像识别理论、数字数据多层优化管理等研发理论与实践,而这些都保证了与国际最先进技术的无缝接轨,“总之,作为完全由国人打造的第一部3D电影,我们曾面对很多困难,但是最终呈现的效果,我们自信绝对能够比肩《泰坦尼克号》。”
一件“破”衣服
冯绍峰令全剧组羡慕
除了周迅饰演的狐妖小唯以外,冯绍峰饰演的“捉妖师庞郎”其实也可以称得上与前作有关联的人物,他便是前作《画皮》中庞勇(甄子丹饰)与夏冰(孙俪饰)的后代。而继承了“捉妖师”一职的他,在新的系列中却没有了祖辈的风光,反倒是粗布麻衣配草鞋,一副不修边幅的落魄形象。然而,这身行头看似简单,却让服装组的工作人员们忙坏了。据悉,为使“捉妖师庞郎”的外形达到“落魄”的效果,工作人员先用颜料及油墨在衣服上彩绘了不少太极八卦图及“咒语”,又用尘土故意将衣服弄脏的,最后还在不破坏整体构造的情况下,给衣服剪了一些布条,弄了几个大窟窿。经过这几道工序的洗礼,冯绍峰的整体服装造型才得以完成。虽然整部电影从里到外就这么一身“破衣服”,冯绍峰却羡煞旁人,因为这身“丝质镂空”的性感服装让他炎炎夏日的拍摄期间,成为全剧组最凉快、最舒服的人。
为角色”换皮”
冯绍峰上演“表情动作戏”
影片导演乌尔善曾表示,冯绍峰参演《画皮Ⅱ》可能遭遇的最大挑战并不是演技上,反倒是其帅气的“外表”,“其实绍峰最大的限制就是他太英俊了,对于扮演相对落魄的、不羁的角色来说其实是比较大的挑战。因为帅气本身会盖过他表演上的憨厚和朴实。”正因为如此,乌尔善导演让冯绍峰接下了“必须减肥20斤”的“换皮”军令状,“庞郎家道中落,就是一个流浪的小青年,四处漂泊中可能有上顿没下顿的,不可能是脸庞圆润气色好的,所以我让绍峰再瘦一些,长期挨饿一个人才能更能有沧桑感。我们还要求剧组造型师给他设计了烟熏妆造型,脸涂黑、涂黄,其实也是这么一个用意。”

◎花  絮

·《画皮Ⅰ》最初传出消息由叶伟信执导、范冰冰出演。但几个月后,导演换成了陈嘉上,而在女主角方面,第一人选暂时锁定为周迅。

影片地址:https://www.pxgzs.com/1111.html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