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品秀工作室,专注于推荐下载优秀互联网资源,拒绝垃圾资源,珍品精品全合集一应俱全!欢迎访问本站,希望你会喜欢!,  一、“物哀”的内涵,
,  丹纳在《艺术哲学》这本书中提出了把“种族”、“环境”、“时代”作为文学艺术生成和发展的三种基本动因的观点。,

,  这也是他“从历史出发”、“从事实出发”,而不是“从主义出发”、“从观念出发”的实证方法的具体实施。,
,  所谓环境“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人类环境。,
,  丹纳把自然环境称之为“物质环境”,包括种族生存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状况等自然条件。,
,  丹纳认为,自然环境对事物的本质起着干扰或者凝固的影响作用。,
,  日本所处的地理位置对其“物哀”情节的产生有重大影响。,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物哀”一词是江户时代日本的国学大家本居宣长提出的文学观念,本居宣长于1758年在《安波礼辩》中首次提出了“物哀”一词的概念,以此描述日本文学中存在的某种特质。,
,  简单来讲,“物哀”就是有感而发、真情流露,人在接触外界的事物往往心有感触、触景生情、有感而发,或喜,或怒,或悲,或忧,或思,或惊,或恐。,
,  这七种感情就是人的“七情”,能发出以上感情的的人都懂得“物哀”。,
,  “哀”是一种悲伤的情感,是人对一切容易逝去生命、短暂存在事物的感叹,这种情感是主体对外在客观事物的真实感受和情绪体验。,
,  而“物”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存在的客观事物。,
,  将“物”和“哀”两个词语合二为一,于是“哀”就不再是空洞无物、毫无依托的哀,而是对物的哀伤,“物”也不再是冷冰冰的物,而是附带人的情感的物。,
,  “物哀”一词就成为除表达人的悲伤的情感以外,还包含怜悯、委婉等含义的通用词语。,
,  而日本地理环境对其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  日本位于亚欧大陆东部的位置,是一个四面临海的岛屿国家,岛国自古以来受到气流的影响多雾霾天气,时常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状态。,
,  日本属于温带海洋性季节气候,终年温和多雨,这种气候特别适合植物的生长发育,再加上地形多样、地势多为山川,使得日本的地理自然风光显得特别迷人,海湾、山川、峡谷、温泉应有尽有。,
,  富士山便是其中一例。,
,  日本处在太平洋西岸的火山地震带的位置,境内有两百多座火山,火山灾害爆发频繁,加上四面临海,每年低气压造成的台风并且伴随台风发生的二次自然灾害如海啸,暴雨,狂风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又会使得美好的景象瞬间化为乌有。,
,  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日本文学领域逐渐形成了含蓄的“物哀美”,同时出现了很多感叹自然,感悟生命的文学作品。,
,  经过多年的发展,进而由文学领域影响到电影创作。,
,  不论是真人电影,还是在动画电影范围内,“物哀”情结已经深深刻进了日本导演的骨子里。,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小偷家族》中,“拼凑”起来的一家人在海滩嬉戏的情景,年老的“母亲”坐在遮阳伞下,而伞也意味着“散”,之后一家人便“支离破碎”,是枝裕和通过这一场景感叹了人世间的世事无常。,
,  今年不断打破日本电影影史的动画电影《鬼灭之刃·无线列车篇》讲述了一个主人公在修行路上不断失去不断成长不断自我怀疑不断自我反思,最后变强打败敌人的故事,并通过强烈的视觉冲击,最大程度地给观众呈现了人物悲伤地情感。,
,  《入殓师》从第一个镜头开始到到全片结束,都散发出一种“物哀”的情结。,
,  影片讲述的是大提琴家小林大悟在东京失业转行回乡下山形老家做入殓师的故事。,
,  从社会环境上看,小林转行的最大动因是金融危机的到来,大批人员失业,从而观赏艺术演奏的观众直线下降,乐团不得不解散。背负着高额贷款的小林也不得不去寻找另一份工作来还贷款。,
,  正如影片中所说“传统上为死者入殓是由死者的家属所做的,根本轮不到殡葬公司来代理,但是经济不景气,慢慢地,这一项仪式就包给了殡葬公司,然后殡葬公司又外包代理给了我们(NK代理),经济好的时候没我们,经济不好的时候才有的我们这个行业,可经济不好的时候又有多久呢?可真是夹缝产业。”,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不论是主人公小林,还是NK代理的社长或者是接待阿姨,全片都很少能看见他们的笑容,大部分时候脸上是一股愁容。,
,  一方面是自身原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社长招不到年轻人,自己送走第一位客人(即自己的妻子)以后便走上了这一行;阿姨因为自己跟人私奔远离老家,永远看不了自己的孩子;而小林则是怀着对父亲跟人私奔,抛妻弃子的怨恨。,
,  另一方面也是对当前总体社会经济的担忧,这个“夹缝产业”随时可能消失,而这个团队也随时面临解散。,
,  影片在自然环境与人物的交集上也处处散发着一股“物哀”的味道。,
,  在小林失业的第一个晚上,妻子回家,邻居送了他们一只活章鱼,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年轻夫妇选择去放生——在河里。,
,  一边放生一边说到:“游远点,不要再被人抓住了。”,
,  然而刚碰到水的那一刹那,章鱼便死掉了,也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旁边一脸愁容的小林也在这一刻终于放弃了自己儿时的梦想——放弃大提琴。,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在回到乡下的小林看到水里的鲑鱼拼命往上游游只是为了去死,觉得可悲并且发出“反正是死,何必这么辛苦”的感叹。,
,  在妻子不满小林工作而离开的时候是阴天并且下着雪;在小林回家做入殓师两个月整感叹前路迷茫的时候也下着大雪……不论是社会环境还是自然环境都散发着一种“哀愁”。,
,  二、身份转变的过程中的“物哀”,
,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到底何谓江湖?,
,  正如课上老师所讲到的“社会有一个强制性的力量,让人不断转换身份,在当代社会,社会角色频繁地发生变化,使人感到很痛苦。而艺术就是在表现这个难题。”,
,  在《入殓师》这部影片当中,由社会身份不断变化引发“物哀”情结也随处可见。,
,  主人公小林大悟之前是一个丈夫,一位在东京艺术乐团拉大提琴的艺术家。,
,  因为经济危机导致失业,从此回到家乡,他的身份不仅由艺术家转变为入殓师,拉开了他背后的故事——一个由单亲妈妈拉扯大的儿子,父亲跟人私奔,母亲去世。,
,  而他入殓师的身份却从未被接受过。,
,  旁边的所有人知道了他的入殓师身份以后都跟他远离,有顾客说:“难道你也想像他一辈子一样,带着这份工作赎罪一辈子吗?”,
,  原先的朋友说:“换个体面一点的工作。”,
,  甚至连自己的妻子在知道自己的工作以后都说出“别碰我,你脏”,随后回了娘家。,
,  小林入殓师的身份,或者说日本边缘化的人民的身份都没有被世人接受过,直至影片过半,小林自己也都没有接受自己的身份。,
,  所以一直发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叹。,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而影片中的每一个死者都有着不同的身份:有变性失败,而烧炭自杀的男孩;有教育失败,从三好学生堕落到坏学生的女孩;有失去儿女孤独老死的老太太,也有儿女满堂,微笑离开的父亲……,
,  每一位死者背后的故事都是一次身份的转变,也使人禁不住感叹物是人非事事休。,
,  但是在他完成自己的工作以后,把每一位死者都体面地送往另一个世界后,小林的身份也开始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同。,
,  因为迟到5分钟而被雇主痛批的“你们不就是靠死人吃饭的吗?”在完成送行工作以后,雇主诚恳地对社长和小林道歉。,
,  送走澡堂的阿姨时,小林的工作细节不仅得到了原来朋友的谅解,也得到了自己妻子的支持。,
,  而最终的转变莫过于小林在影片的结束送走自己父亲的时刻,妻子对殡葬人员说:“拜托了,让我丈夫来吧,他是入殓师。”,
,  这是影片唯一一次从人物台词出现的入殓师。,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说明了自己的妻子对自己丈夫职业、身份的肯定。也是与丈夫社会身份达成和解的标志。,
,  从自己父亲手里拿下来的石头放在自己妻子的孕肚上,小林也完成了由儿子到父亲的身份转换。,
,  三、哀感崇死到乐感重生,
,  丹纳在《艺术哲学》这本书中强调“三动因”公式,即“种族”、“环境”、“时代”。,
,  但是对于所谓的“时代”,丹纳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他强调“时代精神”,即包括政治事件、宗教信仰、民族性格、世俗风气在内的“时代精神”。,
,  日本文化的核心精神是神道观念、大和精神。即某种原始神道信仰的变幻发展和不断延伸。,
,  这其实也跟其地理环境有巨大关系,日本四周环海,与世隔绝,文明进程比较缓慢,许多原始部族对众多神灵和人格神的强大信仰在这里被长久保持下来。,
,  而日本的基于本土的神道传统选择性地接受了我国古代儒家思想,吸纳并发挥了中国儒学中具有实用价值的在规范和礼法制度。,
,  一方面把中国儒学以“天理”制衡“人欲”的“慎独”思想转化为敬畏神明的神秘主义体验;,
,  另一方面,又将中国儒学的伦理规范落实在日常的行为秩序和忠君爱国的国家观念上,衍生出强调社会关系、尊重封闭的社会组织的观念。,
,  所以在日本精神或者日本文化当中经常可以看到矛盾的两个方面:,
,  一方面是彬彬有礼,顺从胆小,随波逐流,文雅爱美,极端的自我克制和压抑,这是外在理性的约束;,
,  另一方面又是野蛮无理,凶残冷酷,极端的自我放纵和发泄,这是情欲冲动和内在非理性的展露。,
,  这种突出的双重人格,在今天的日本社会还能看见,东野圭吾笔下的一系列主人公都是如此。,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嫌疑人X的献身》里的数学天才,既是杀人犯,也是坠入爱河的老师;,
,  《解忧杂货铺》里的三个小男孩,他们既是小偷也是社会大众的人生导师;,
,  《白夜行》中的桐原亮司既是杀人狂魔,也是西本雪惠的守护神等等。,
,  在《入殓师》中的许多刻画的许多角色也是矛盾的综合体:,
,  小林大悟在面对工作时,一丝不苟,稳重;但是一想起抛弃自己的父亲,即便是尚春小姐求他让他去给自己的父亲收尸时,一改往日谦逊,彬彬有礼的模样,破口大骂父亲以及尚春小姐。,
,  NK代理的社长,算是当地举行纳棺仪式的带头人,他为无数家庭的往生者纳过棺,本应该看透生死的他,却在办公室放满了植物,而植物的绿色就是代表着生的希望,代表着生长。,
,  那个烧炭自杀的少年的父母生前对自己的儿子想要变性的想法非常不满,但是在少年烧炭自杀以后,还是成全了他,在纳棺仪式上为他化了女妆……,
,  全片从头到尾都是“死去”“离开”。,
,  影评|《入殓师》的“物哀”情结,
,  虽然这是一个很沉重也很现实的问题,但是导演却用比较温情的方式,像小火煮茶一样,将亲人逝去的伤痛化成温暖,将纳棺仪式刻画得井然有序,并没有给观众很沉重的观感。,
,  哀而不忧,死而不愁。,
,  日本俗信认为死亡是另一种生的开始,相信轮回转世。,
,  日本人对死亡的这种独特认识,从殡仪馆火化师平田在送别澡堂老板娘时的感言也进一步被证实。,
,  “死亡可能是一道门,死去并不意味着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段路程。我作为看门人,在这里送走了很多人,并且对他们说一声‘一路走好,总会再见的’。”,
,  参考文献:,
,  [1]关欣瑜.浅析电影《入殓师》里的生死观[J].汉字文化,2019(11):99-100.,
,  [2]张洁雅.《入殓师》的伦理价值取向研究[D].贵州师范大学,2019.,
,  [3]李雅菲.从电影《入殓师》解析日本职人文化[J].传媒论坛,2019,2(10):146-147.,
,  [4]杨永强.“惜生崇死”与“隐忍忠孝”——日本电影《入殓师》的主题分析[J].齐鲁艺苑,2017(01):102-105.,
,  [5]周敏.浅析社会学角度对于电影《入殓师》的思考——布尔迪厄惯习理论的经验分析[J].电影评介,2015(06):43-44.,
,  [6]李学智.丹纳《艺术哲学》中的地理环境与社会生活[J].史学理论研究,1994(04):138-139+62.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