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扫黑·决战影评:有点黑,有点恶,有点正义

,  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影都将主旋律。魏河县的县长曹志远在大会上表态说:“见一个我就抓一个。”他喊着规划用地的齐局长去吃虾蟹粥,老齐问他该不该死,他必须得知道,远在美国的儿子欠了孙志彪四千多万,不然戏做不足——“到底是给政府丢脸”。魏河县的县长曹志远,坐在天鹅绒铺就的床上,眼神迷离,烟雾缭绕。,

,  电影到这里,似乎一切谜底都解开了,却都又解不开。我想起来《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高育良,又想起曹志远、孙志彪。所以经常疑问,到底哪种女人能让他们凌乱呢?说是钱权色,却又有真实的情感。之于高小琴与祁同伟,之于林巧儿与曹志远。都曾美艳,都有手段。可惜的是,高小琴到死都护着祁同伟,而林巧儿却把曹志远供了出来。有一种理想叫做清廉,好多时代的官员一辈子都在追求,却在半路上被干掉了。可是,为官己私,冥冥中又为清廉找了一个适当的理由。你问责他们呢,官场公开的秘密,人情社会的极致。无论社会姓什么,清廉的面子世世代代还是要的。一代一代官员下野了,一批一批选调生上任了。相信么,一任接着一任,总有枪声四起,但也总有人追寻。,
,  有一种状态叫做正义,但那些个脸都像是京剧里的关公,没有一点表情,红红的。宋一锐苦苦追寻事情的真相,尽管他不知道曹志远是背后最大的黑手,觉得杀了郑执也并不觉得可惜。但在主旋律的电影之前,这种念头实在过不了审。曹志远差点放弃了动孙志彪的念头,这时他的好大弟孙志彪却说出了极度找死的话:“拔出萝卜带出泥,先打老虎再灭蝇。”谁是萝卜,谁是泥?谁是老虎,谁又是蝇?是他哥曹志远护着他弟孙志彪,还是老爷子曹顺华护着自己的大哥曹志远?,
,  不管哪一种,结果都是曹志远愤怒的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在了孙志彪脸上,也让刘志军的妻子失去了生命。就在这一巴掌之间,魏河变天了。贪腐是用来抓的,县太爷是用来尊敬的。贪腐与清廉之间的界限,在这一刻被刻意模糊了。太阳常常升起,这一任走了,下一任却不能保证清白。可太阳之下总有阴影,或许,这只是一个县,又或许,这是一个地方教父。县太爷其实就是皇帝,也许这个皇帝什么都想要,什么年头都舍得。所以把一个两面人拍的如此绝情又冷血。,
,  如果那种风韵的女人让我疑惑,曹顺华的事的确让我佩服。可这一佩服,是一个足球场这么大的家,一个过生日所收的美金。然而先是一个人,后来几个人,几十个人,在江州,在魏河,地方教父一手打下的江山,便认为是自己的了,《人民的民义》里的赵书记,《扫黑·决战》中的曹顺华。怎么大风厂的老书记摇身变成了一手遮天的市委书记。革命群众换了一茬又一茬,于是领导叫来小混混,一个个去维稳,一个个说没有王法。,
,  可是,谁家的王法呢?,
,  其实这个故事,拍的还是相对简单了。就如当年的《人民的名义》——易学习、沙瑞金、侯亮平,把后面三个字联系起来,足以看出编剧的叵测。无论《扫黑·决战》还是这些,都有着不俗的收视成绩。凝视了整个国家机器,口头上所谓改革进入深水区,这样的电影在我们的银幕中,都将是以后的常态。可惜这样的结果,抓了一个还有无数个,这只是数千年思想的荼毒。都在选择内卷,为什么没有人质疑制度呢?用了无数个脸谱化的镜头,巧妙的编排,反而大大稀释了。,
,  其实老实巴交的,能把这个人性拍出来,就是好电影。可是现实远比电影更加魔幻。这个时候不拍,在这个国情之下,什么时候拍都是可以。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大家明显掉入了一连串宏大的制片,把主体内容处理成一种模板,其余的微表情,全靠张颂文姜武金世佳李倩一众演员的细腻表达。可是再好的演员,也抵不过统一的模板。也许在新时代的人们看来是大尺度。可是,现实却要比这尺度大的多呢。,
,  也是的,我们这个时代,比任何一个年代都更接近富裕,却比任何一个年代都更难接近真相。宏远娱乐城已经不见了,当刘立军被逼绝境,人们说,这是被逼的。当郑西坡面对大风厂时,却有人说这是倚老卖老。回望这些作品中的利益与人心时,竟然对现在的时代而言,也似乎产生了恍惚。想起杰斐逊的一句话:“一代人之于一代人,就如一个国家之于一个国家。”这句话,倒过来说同样成立。到底是影视作品被妖魔化了,还是现实被无限放大了呢。当一些人失语,另一些人就开始失忆。,
,  什么是真相?其实宋一锐进驻魏河之后,真相就开始了。当年,侯亮平学着祁同伟的样子去往更深的地方,祁同伟就已经深陷泥沼,那是他唯一的路数。可是现实,又怎么能允许一个法外执法者Darker存在呢。这种宿命因果的影响和世代从良的影响一样,都经历过传统,也都得延续。周浩晖《死亡通知单》说,一边是对原则的捍卫,一边是对正义的守护。所以必须从中做出选择。这个结论过于悲壮了,过于神圣化。可电影中的那个两面人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呢?让无数个官员从头至尾追寻,也让时代所有的人不得安心。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